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好!欢迎浏览刑事辨护网!
北京
当前位置:刑事辩护网 > 刑事案例 > 经济犯罪 > 正文
  • 捡到出库单后让第三人取货的盗窃案

  • 案件导读盗窃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我国刑法设立盗窃罪的目的是在于保护合法的财产权,盗窃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或合法占有权,即财产所有人或占有人对自己所有或占有的财产享有的各项权利。对于盗窃罪的既遂和未遂标准,主要有“失控说”和“控制说”之争,“失控说”认为应以财物所有人或保管人是否失去对财物的控制为标准。“控制说”认为应以行为人是否已经取得对被盗财物的实际控制、占有为标准。目前基本认定“控制说”为通说,本人也赞同这个观点。 王某犯罪主观恶性不大,有犯罪中止的动机和行为,只是没有时间完成和表示清楚,形成犯罪未遂的结果,并且没有造成损害后果且认罪态度较好,又系初犯。请求法庭本着惩办与宽大,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给予王某减轻处罚。

一、王某的行为没有造成实际损害后果,没有侵犯公共财产的所有权,没有转移药品的原始占有关系。

“北京市朝阳分局发还物品清单”所载25箱罗氏芬药品在事主A集团处,王某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可以减轻处罚。

二、通过查阅本案卷宗和今天的庭审调查,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王某盗窃A集团出库单。(指控王某盗窃只是一种推测)。

2007627在昌平派出所公安人员询问A集团商务部后勤组工作人员赵某某时,汤说:626日下午530分把出库单用一个夹子夹着,挂在墙壁上”,那么从626日下午530分以后到627日下午王某到A集团商务部之前,A集团或者他人不一定没有动过这套出库单,因为从本案卷宗调查记录及今天的庭审可以看出A集团出库单制作、存放、盖章、保管、提货程序不规范,甚至可以说比较混乱。下面陈述可以证实:

2007919在办公楼楼检察院人员询问赵某某笔录第三页:

问:请回忆一下药品公司的单据是你办理的吗?

答:是

问:在出库单上盖过章吗?

答:没有

问:在出库单蓝、黄、绿联上盖过章吗

答:都没盖过

问:请看一下写有“经手齐某”收货单位:药品公司的黄联是你办理的吗?

答:是

问:上面盖的章是你们单位的章吗?(A集团专用章)

答:是

问:这个章是你盖的吗?

答:不是

问:这个章由谁保管,放于何处

答:该章为两个部门公用,放在一个办公桌上,大家都可以用

问:案发那天放哪里

答:因为另一个部门在上班,所以章肯定是放在外面的。”

2007919在办公楼检察人员询问A集团发货工作人员程某(第四页)

问:你们发货单黄联上用盖章吗?

答:不用,但在他们自己留用的蓝联上要盖章,但有时也会出现盖错的情况。”

2007818昌平分局侦察员询问A集团商务部经理曲某:

问:你公司出库单特征?

答:是三联式出库单,一张黄色第一联,第二联是蓝色,第三联是绿色

问:当时你们扣住的那人是拿什么来提货的?

答:黄联出库单

问:你以前见过他吗?

答:没有

问:那你为何让他提货呢?

答:上面盖有发货专用章,且写有“经手人齐某”的签字,齐某是药品销售公司的业务员,常来提货,因此我们很熟悉。”

2007923检察院人员询问药品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应某:应某证实齐某不是药品销售公司员工”。

从上,A集团商务部经理曲某办理出库单的具体工作人员赵某某,负责发货工作人员程某三人对出库单上盖章情况说出三个不同情形,在这种混乱的工作操作程序下在没有直接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就不能排除A集团自己的员工在2007626530分后到627日下午王某到A集团公司前有人动过这套出库单,如果没人动过这套出库单,出库单上的章是谁盖上去的,赵某某明确陈述“蓝、黄、绿”三张出库单她在办理时都没盖过章。

而且王某在627日下午A集团商务部订货时又是商务部上班时间,赵某某证言已经证实“我们的公司是敞开式办公,同层除了我们部门外,还有四个部门”(见2007627公安询问笔录),而且“案发时另一个部门在上班”(见刚才前面宣读的赵某某在检察人员询问时的笔录)。

由此,起诉书中“现查明:二00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十三时许,被告人王某利用其到A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商务部联系业务的机会,趁该部办公室无人之机,将该部出具的可提药品共价值人民币五十余万元的三套出库单盗走”证据不足。退一步讲,即使王某让霏某持出库单去A集团仓库提供也不能必定得出该出库单必然是王某盗窃而来,王某从案发没有任何心理防范的情况下到今天的庭审均陈述是在A集团拾得出库单,在公安侦查期间被迫承认是偷的。

所以检察机关指控王某盗窃A集团出库单证据明显不足,被害人赵某某陈述,证人曲某、程某证言三者之间相互矛盾、漏洞、疑点颇多,不能相互印证,药业常识是出库单为五联:1、白色:存根;2、粉色:记账;3、黄色:仓库;4、蓝色:随货同行;5、绿色:存根。A集团工作人员对哪一张出库单上应该盖章应该很清楚,作为药业经营管理人员对本行业业务说出诸多错误就不能排除事发后,A集团工作人员为推卸失职责任而掩盖由于管理不善而在王某来A集团商务部之前已经遗失出库单的情况。王某一个人供述相对于A集团的数个证人情况下属于弱势,在此辩护人恳请法庭考虑前述事实情节,给予王某以减轻处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指控王某有盗窃行为,会造成冤情。

三、王某拾得的出库单是付联,不能直接提货。

从赵某某证言可以证明王某拾得的药品出库单没有盖章,是付联。王某去A集团商务部是办公时间,办公室有人在场,王某不可能偷窃出库单并从容盖章,又不是A集团仓库人员熟悉的人当场签字去提货(齐某并不是药品销售公司人员,A集团仓库人员又不认识霏某),王某所拾得的四十余万元出库单是没有提货效力的无价值出库单。既然是无价值、无效出库单,王某指使霏某提货的行为就不能对A集团药品所有权形成侵犯。

四、王某有犯罪中止的动机和行为。

王某让霏某去A集团仓库后,在等霏某时曾给爱人宋佳打了个电话,告诉宋佳说捡了出库单,让霏某去试试看能不能提货,当时王某的爱人宋佳让他不要这么做,不要胡来,会犯法,并且哭了,这时王某害怕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某出于对犯罪的恐惧产生了行为中止的想法和决心,霏某与王某通话时,王某让霏某把单子拿回来(见2007924昌平检询问霏某笔录),王某与霏某通话及上楼去找霏某就是以为货还没有提而且也不想让霏某提货了,这一点从(2007919检察人员询问林某笔录中也可以证明)。如果王某不是为了中止提货行为,他完全有时间跑掉,他就不会先给司机十元钱告诉司机货不拉了,又上楼去找霏某,王某没有走掉就是已经把当初的一时糊涂、见利忘义,拾得出库单,抱着侥幸心理发笔小财的心态扔掉,中止犯罪。而且在2007818昌平分局办案人员询问曲某时,曲某也证实王与王某通过电话,王某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逃脱,而不逃脱是可以反映出他犯罪的主观恶性不大,遇到一点点的警示就放弃犯罪的念头而改恶从善,王某上楼找霏某,A集团仓库的人不听其解释将其扣下。以上情节请法庭给予考虑,适用《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应当减轻处罚。

五、王某素无前科劣迹,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有强烈的悔改决心,从案发到庭审认罪态度一致,口供无反复。

 

 

办案律师

  • 执业机构: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 所在地区:
  • 手 机: 010-51280893
  • 电子邮箱: lzk@guota
    简介:李在珂律师,毕业于著名学府西南政法大学,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副科长、科长、办公室主 任等职,一九九四年改行做专职刑事辩护律师至今。 李在珂律师博学多才,敢于申张正义,善于把过去从公、检、法机关积累的办案经验和方法与律师 辩护有机地结合起来,辩护观点精辟,诉讼思路严谨,通过对刑事案件犯罪现场、痕迹..[了解详细]
关于刑事辩护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客户投诉

版权所有:刑事辩护网(www.xsbh.org)

京ICP备09015944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7号